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时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图片新闻
吉安吉州法院执行局局长王国勇:此心安处是归处
作者:吉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张慧斌  发布时间:2020-01-13 09:53:37 打印 字号: | |

曲濑镇,江西吉安市腹地的一个不起眼的小镇,古代庐陵文化的中心地带。曾经的吉安,三千进士冠华夏,一壶堆花醉江南。王国勇生于斯,长于斯,身上沾染了一些文人的雅致与情怀。


他信奉人生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他信奉法律不仅仅是纠纷调处的工具,更是一种内在的精神追求。他才思绵长如水,情怀温润如玉,用智慧与才干,用真诚与柔和,不断往返于事实与法律之间,探寻心中的正义。


他温雅、自然、平和,容易接近,同事和身边的朋友都喜欢叫他“勇哥”。


一次匪夷所思的选择


2004年,仿佛命中注定,在吉安市樟山中学教了一年英语的王国勇,考上了梦寐以求的法院,成为了一名法院人。


那年,他22岁,只身在离家百里外的井冈山法院工作,周一上班、周五回家。时间,如旧时的钟摆,周而复始。那些年,离家时淡淡的别愁,成为一段难以心安的记忆。所幸,井冈山法院温馨动人的岁月,一点点抚慰着他思乡的急切,最终酝酿了一段难以割舍的情节。


2011年,一个初冬的下午,王国勇恰巧回吉安市里出差。突然,手机铃声响起,电话那头丈母娘用低缓、嘶哑的声音告诉他:腹部疼痛难忍。挂上电话,他火速赶回家,将丈母娘送到了医院。可就在病房走廊里,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闯入了他的眼帘,那是母亲的身影!原来,他母亲同样因为身体不适,早一天就住进了医院。病房里母子俩的邂逅,那份难以心安的自责涌上了他心头,王国勇泪如雨下。


同年年底,王国勇在吉安的妻子刘燕,患病住院治疗,忙于年终结案的王国勇携案奔赴吉安却无暇探望。回到井冈山,既觉得愧对相濡以沫的妻子,又心忧其病,王国勇便一人来到南山公园排解心中郁结,并献给了妻子一首诗:言采其薇,陟彼南山。仪伊我心,悲何以堪?问伊安与,忧心忡忡。爱汝容貌,爱汝霓裳。言者有尽,行者无疆。秩秩斯干,幽幽南山。璋瓦相好,同载以床。这首诗,既是王国勇与妻子你侬我侬的爱意传达,也是为救赎那份难以心安的自责。


2012年夏天,为报答养育之恩,多陪陪亲人和爱人,王国勇考录到了吉安市卫生局。离开井冈山法院的那一天,他一遍遍揩拭着胸前的法徽,一遍遍凝望着橱柜里的法袍。走出法院大门,他向着自己曾经奋斗过7年的地方深深地鞠了一躬,眼泪夺眶而出。那是刻骨铭心的眷恋,是法官梦碎的纠葛。


在市卫生局工作的王国勇,脑海中挥之不去的依然是法院的那些过往岁月,他甚至打了一份报告给井冈山市法院院长和井冈山市委组织部部长,请求重回法院上班。


时间绵长如水,波澜不惊。2014年,吉州区法院遴选干警的消息传到王国勇的耳中,他仿佛看到了眼前有一道光,那是梦想照进现实的美好。没有片刻的犹豫,王国勇立刻给市卫生局的领导报告,要回法院,哪怕是区法院。


市卫生局党委书记和局长轮番做他的工作,希望他留下来,而且只要他留下来,立马就开会讨论,报到市里,给他先解决一个副科。可执拗的王国勇,不为所动,没有片刻犹豫,转身就去了吉州区法院院长郭泽庆的办公室。


王国勇不肯放弃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此次吉州区法院遴选,无需考试,只要吉州区法院选中人,上报区里即可。郭泽庆听完他的来意后,脱口而出:“你有神么?”


其实,郭泽庆内心是欢喜的,王国勇曾经是办案能手,调研宣传能手,在全市法院颇有名气。这样的人才愿意来吉州区法院,他是热烈欢迎的。


在离开法院后590余天,2014年的“五四青年节”,王国勇来到了吉州区法院报到。如果时间可以定格,王国勇一定会把那一份开心永久珍藏。


终于,王国勇再次回到了梦开始的地方。


奔跑在希望的田野上


每一粒熬过冬天的种子,都有一个关于春天的梦想。每一个判过刑的少年,都有一个回归社会的梦想。回到吉州区法院上班的王国勇,被分在少刑庭工作。在他看来,刑罚即是惩戒,但更多的是救赎,救赎那些迷失的灵魂。


一点点光亮,虽不足以照亮整个世界,却给人以希望。为这点光亮,王国勇独辟蹊径,开创了一案一信的少年刑事司法模式。只要他主办的少年刑犯案,他都要给每个少年犯写一封情真意切的信。难能可贵地是,这些信不是千篇一律,不是模板套路,而是内容各异、真情流露,用爱引领迷途的孩子回家。


为了写好每封希望之信,王国勇得跑学校、跑家庭,问群众、问老师、问学生、问街坊邻居,短则一千,长则两三千字。一封封饱含深情的信,犹如一盏盏明灯,照亮了无数迷茫少年的人生路。


2015年,两个懵懂的永丰县少年,来到吉安市上网,酣畅淋漓之际,无钱续费。两人一合计,想了一个拦路抢钱的馊主意,抢了一个女士100元,临走还不忘深鞠一躬,以表歉意。


简单的案情,王国勇看到了两个少年尚未泯灭的良知和并不坏的本质,于是来到少年的永丰老家走访,内心更加笃定是两个可以救赎的孩子。


抢劫,至少三年以上,但如果草率地一判了之,让他们哐当入狱,他们的一生恐怕就毁了;但判缓刑,又不得不面临极大的压力,而且公诉机关显然并不认可,搞不好会抗诉。


反复纠结之后,王国勇还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他说服被害女士出庭,给两名少年写了一封封长长的信。有心人,天不负。当王国勇当庭念信时,庭上成了一片泪水的海洋:公诉人红着眼睛,强忍泪水;旁听人员轻声啜泣,书记员一边打字一边擦拭眼泪,两位少年扑腾一声跪在地上,向着亲人忏悔。


懂得了眼泪,也就懂得了人生。此情此景,王国勇知道,两名少年真心悔悟了。


用情感温暖人心,这是王国勇办理少年刑事案件的本色风格,也是他心之所在。


2016年,一名“三进宫”的少年,最后一次判刑是王国勇判的。这名少年身世凄凉,父亲过世、母亲改嫁,因为判过几次刑,亲戚都不理他,将他扫地出门。在看守所时,他连件厚衣服都没有,缩在墙角瑟瑟发抖。


于心不忍的王国勇,自掏腰包给他买了一身厚睡衣和棉拖鞋。少年惊愕地看着胸别法徽、身穿制服的王国勇,半天挤出两个字:“谢谢!”情绪平复后说道:“我第一次见你这样的人。”


见到如此好心的法官,少年“得寸进尺”,拜托王国勇帮他要回别人欠他的1000元钱。王国勇没有片刻推脱,利落地帮他要回了钱。一年六个月后,他从南昌服刑回来,拿着监狱发的100元路费,猛吃了一顿好的,结果身无分文,硬是从南昌走回了吉安。


回到吉安,少年面临新的困境:没有钱办身份证,没有身份证就不能进工厂打工挣钱讨生活。走投无路的少年,再次找到王国勇。王国勇二话不说,爽快地给了他300元钱。现在,少年人生已走向正途。


只要路是对的,就不怕山高水远,不畏披荆斩棘。不懈的努力,出色的工作,吉州区法院未成年人案件审判庭被最高人民法院授予“全国法院少年法庭工作先进集体”荣誉称号,王国勇三次被评为全省优秀法官,并荣获“吉安青年五四奖章”。


清除鞋里的每一粒沙


使人疲惫的非远处的山、高处的峰,而是鞋里的一粒沙。王国勇深知,办案的细节,决定案件办理效果,也决定着当事人对法官,对司法的信任。


采访当天,王国勇进进出出,接待了一波又一波的当事人,采访屡屡中断。一名4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袁某,向王国勇提交保全申请书,鉴于一审已经宣判,王国勇建议他向二审提交,如此一来,保全费用,二审法院会根据判决结果进行分担,有利于她利益最大化。


王国勇话音未落,袁某立刻接过话茬儿:“王法官,你不用说了,我都听你的,经过这一两年的接触,我得出一个经验,听你的绝对不会错。”


与那名妇女有同样感触的又何止她一人。吉安市庐境园小区的两名业主同样感触颇深。2016年,两名业主,一个楼上,一个楼下,楼上阳台下大雨,楼下店面下小雨,双方闹得不可开交。起诉到法院后,王国勇开始了艰辛的调解之路。相邻权纠纷宜调不宜判,否则难以执行,这也是为什么王国勇执着于调解这次纠纷的原因,办案子得负责到底,不能当甩锅侠。


漏水修补问题,双方互不信任,需要鉴定结构出具鉴定方案。可吉安就一家符合资质的鉴定机构,下属吉安市建设局。王国勇经过咨询,得知出具一份修补鉴定方案费用远超实际修补费用,一判了之,不利于矛盾解决。


王国勇思前想后,决定托托关系、走走后门,请院里司法技术室的老同志出马,让鉴定机构不要出鉴定报告,但把鉴定报告的方案内容告诉法院,还请鉴定员现场指导。为了保险起见,王国勇还把鉴定报告中的方案内容,全写进了调解书,需要买什么材料,打多大的孔,一清二楚。后来,漏水问题顺利解决,双方当事人不再剑拔弩张。


细节也许是一句话,一次连爬二十楼的气喘吁吁,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细节,王国勇却时常化腐朽为神奇。


2017年,吉安市枫丹白露小区二十楼相邻的两业主,一家业主是空调的代理,因空调内部价便宜,就给自己装了一个很大的中央空调外机,严重影响邻居。被邻居起诉到法院要求移机。


王国勇接手后,着手办理,约定了一天早上的8点到现场调解。到现场后,王国勇傻眼了,小区电梯要刷卡,当事人电话一时未能打通,眼看要迟到了。王国勇连奔带跑,领着书记员,一口气爬上了20楼。当看到气喘吁吁的王国勇时,双方当事人惊呆了,还有这样的法官,就为了8点准时到,明明可以等下,打他们电话带他上来。也许是被王国勇的真诚与较真感染,当事人同意了移机。


有感于在少刑庭给迷失的少年写信颇有成效,王国勇将这一做法带到了执行工作中,他相信这个细节会收获意想不到的效果。


2019年11月的清晨,略有一丝凉意。吉州区法院办公楼下站着一位女子,肩膀上的背包把她单薄的躯干压弯了不少。一眼看去,她年龄明显不大,可岁月的印记鲜明地刻在她的脸上。“法官,我想把钱交了,可不可以让我见下儿子。”简单的话,欲言又止的神情,王国勇明锐地察觉到,这其中一定藏有不为人知的辛酸故事。


这个女子姓郭,17岁时,与刘某相识相恋、结婚生子。然而好景不长,长期的两地分居,两人走上了离婚的道路,儿子由刘某抚养,郭某每月支付500元抚养费。


经历了感情的挫败和母子骨肉分离,小郭扛着生存的压力南下打工。数年间,她进过工厂、当过保洁、摆过夜市、站过柜台,尝尽了生活的酸甜苦辣。但来自吉州区法院的一纸执行通知书,近乎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原来,由于未及时支付小孩的抚养费,亲生儿子申请了强制执行。小郭不明白,为什么她那几年含辛茹苦地抚育儿子,却被儿子告了。


一次次沟通无果,小郭和刘某心结的解开与锁死牵动着王国勇的心。他决定最后一搏,他提笔疾书,给孩子的父亲写了一封信,其中这几句话动人心魄:“你们更应精心呵护孩子的扬帆远航。请千万不要让孩子们在见到同学父母恩爱与共时,留下羡慕和嫉妒的目光!基于孩子,愿你们以朋友来往,共同筑起孩子梦想的基石……”


终于,坚冰消融,小郭支付了抚养费。见到了朝思暮想,却一年多未曾谋面的儿子,母子相拥而泣,父亲泪眼婆娑。


没有攻不下来的碉堡


王国勇信奉细节定成败,也信奉“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他从不惧挑战,不回避问题,迎难而上、勇往直前,攻下了一个又一个难啃的碉堡。


李某,一名让吉州区法院上上下下都头疼的当事人,任何一个吉州区法院的人接触他,一定会被他告状。只要是李某的案子,大家都唯恐避之不及。而就是这样一个蛮横不讲理的当事人,2019年11月,竟然破天荒地送了一面锦旗给王国勇,同事们错愕不已、连连称奇。


其实,王国勇也被李某辱骂过、诬告过、陷害过。李某在监狱待了十年,研究了十年法律,他很懂法律。2016年,李某的亲弟弟起诉他,要求偿还2万元借款。有一次,他到法院复印卷,王国勇交代书记员,正卷随便他复印,但副卷按法律规定不能复印。


王国勇话音一落,李某立马高声嚷嚷起来,凭什么不让我复印?你一个小小的区法院还不得了了。见王国勇不为所动,他开始耍横,歇斯底里的叫喊道,上次吃饭的那个女的是你情人吧?


身正不怕影子斜,王国勇不慌不忙,冷冷地说道,我已经按法律规定,如期答复了你,也满足了你的要求,如果在法院闹事,我会让法警把你拖离。说完,转身而去。


无巧不成书。李某万万没想到,就在2019年,他一个执行案子就在王国勇手里。在进监狱前,他借给别人一万元,起诉到了法院。他进监狱后,被告一直躲着不露面,故意不还他钱。


如今,李某申请强制执行,困难重重。由于年代久远,当时的有些诉讼案件当事人只有一个名字,一个吉安市保险公司的单位名称。王国勇去保险公司找档案,又到公安局调取所有同名的人,一一比对,最终确定了具体被执行人,计算十多年的利息,为他执行到了钱款。


执行到位后第二天,李某就打电话给王国勇,一是对此前的行为表示歉意,二是要送一面锦旗给王国勇。王国勇第一反应是,他又要搞什么鬼?一个劲儿地说不用,并借故挂掉了电话。可李某还是将锦旗送到了王国勇手里。


执行工作总是千头万绪,尤其是自王国勇2019年6月担任执行局长以后,更觉得执行维艰,梳理问题、完善制度、改进工作,问题接踵而至,斩不断、理还乱。


很多人说,王国勇出任执行局长,是受任于败绩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作为吉安市城区法院执行局,案子繁多、关系复杂,执行绩效几乎位列全市倒数,司法改革后,执行局长又降格为股级干部。


在这样一个情况下,出任执行局长,压力之巨,困难之大,可想而知。但王国勇愣是凭借内心的果敢和决心,让吉州区法院执行工作迅速回稳止跌、昂扬向上。


他大刀阔斧,推行节约化执行流程管理,一件执行案件从立案到执结,如同企业流水作业生产线上的一件司法产品,每道程序都有专人负责;他大胆创新,成立执行事务中心,前置筛选无财产可供执行及财产足以清偿类案件,有财产需处置案件则分流给执行团队。他雷厉风行,推行善意执行,对于多标的整体拍卖的,放水养鱼,分段分时拍卖。多措并举之下,吉州区法院执行结案平均用时较2018年同比减少17天。


2019年11月,某珠宝加工企业欠吴某300万借款,进入法院执行程序后,经过财产调查,企业现有设备及玉器并不足以清偿吴某的全部欠款,一次性拍卖也会毁了这个企业。


王国勇决定实行分批分段分时拍卖,为此,通过执行和解工作,吴某答应分批次将企业加工的珠宝玉器挂网拍卖,每次所得款项返还40%用于企业再生产,以此循环往复。最终,经过12次集中网拍,374件珠宝玉器以溢价率50%至350%的比例成交,吴某得以迅速收回全部借款本息,企业亦通过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赚足了口碑,涌进大量“回头客”,起死回生。


其实出任执行局长,不是他第一次临危受命,早在2016年,王国勇出任综合办案团队团队长的时候,就有了先例,开始了炼狱般的办案考验。


2018年,没有法官助理,只带一名书记员的王国勇全年办理了517起民事案件,2019年上半年,他办案327起。


尽管考验如火,但在王国勇看来,这正是淬炼真金的绝佳时机,他犹如凝立的磐石,浪花愈大,在沉默的持守与磨炼中,内心也愈发平静、舒展。


无论多忙多累,王国勇始终保持那份初心不变的情怀。有时实在顶不住,抗不下去了,就释放下压力。他释放压力的方法很简单,简单到枯燥。他每天跑步,至少5公里,风雨无阻。如果暴雨倾盆、狂风拍岸,他就去他女儿的学校楼道上跑,来来回回爬个几十趟。


他犹如一颗劲竹,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也正是因为这份坚韧,他可以跨艰难而含笑,也可以历万险而傲然。



【采访手记】初心不变 矢志不渝


初识王国勇,他体重180余斤,还是一个圆润的胖子。


如今再见,王国勇只有140斤,一如既往地留着寸头,清瘦干练,短簇簇、硬刷刷的白头发分布在头顶,透着几分成熟,深邃的眼眸闪动着智慧的光芒。


曾经大家以为,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考取了吉安市卫生局,应该是和法院永远地说再见了。


未曾想,他却大费周章地来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地转身,考回了吉州区人民法院。


很多人认为他有神(吉安话犯傻的意思)。他却不以为然,即使从市直机关降格到区法院,依然像上了发条一样,热火朝天地忙碌着。


有些职业,一旦遇见,便难割舍。有些选择,一旦开始,便风雨无阻。原来,他当初离开井冈山市法院时吐露那句心声,“我舍不得,我一定要回到梦开始的地方”,并非无心之言的玩笑话,也非冠冕堂皇场面话。


法院的那些年,那些事,那些过往,浓墨重彩地渲染了他的似水流年,他愿作一个风筝,一生只为一根线冒险,这个冒险就是法院梦、法官梦。


生活的美好与丰盈都源于一份初心。于王国勇而言,法院,是此心安处;法官,是来时的路,也是归时的途。


 

 
来源:《人民法院报》2020年01月13日第05版整版报道
责任编辑:任梦
投稿信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本站首页  网站导航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