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时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纵横 > 案析管见
债务人上诉主动揽责但仍向他人转移财产能否构成拒执罪?
作者:西湖区人民法院 章辉 聂涛  发布时间:2019-12-26 10:08:09 打印 字号: | |

【案情

2017年,张某向王某借款50万元,因到期张某未按照约定偿还借款,于是王某将张某及其前妻起诉至法院,法院受理案件后,张某一直未出面而是全程委托律师办理,且法律文书均由律师代收,一审判决由其与前妻共同承担还款责任;因张某对一审判决确定由其与前妻共同承担还款责任不服,向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以要求该笔借款为个人债务应由其个人承担为由要求中级法院撤销一审判决;同时,在上诉至二审宣判期间,多次向周某转移钱款共计30余万元。二审判决生效后,因张某未按判决书履行还款义务,故王某向法院申请执行;执行过程中,执行法官无法联系上张某,其律师在诉讼阶段填写的送达地址亦无人居住;最终该案判决书无法得到执行。


【分歧】

对于该案中张某在一审判决作出后,在上诉至二审判决期间转移财产的行为性质,有两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张某的行为不构成拒执罪。理由为本案中张某转移财产的行为虽然发生在一审判决作出后,在上诉至二审判决期间,但仍然是发生在诉讼过程中,并非法院判决生效后;且在法院判决未生效前,双方的债权债务关系并没有确定,因此,其任何一方的民事活动不应受到限制。故本案中张某的行为不构成拒执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张某的行为构成拒执罪。理由为在债务人认可债务的情况下,债务人应当对其自身财产的处理持谨慎态度,以保持其在执行阶段具有偿还债务能力;本案中张某在明知其有债务要承担的情况下,仍向他人转移财产,该种行为并非正常的民事活动,从整体上看,实质上是债务人欲通过故意转让其财产制造其在执行阶段时无履行能力的假象,而这种假象一直持续存在,最终造成法院生效裁判在执行阶段无法得到执行,因此本案中张某的行为应定性为拒不履行判决、裁定罪。


【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第一,张某有规避执行的行为及主观故意。张某因不服一审判决上诉时主动认可与王某之间的借款行为,并提出该债务应由其个人承担,因此其对于该案进入执行阶段后其要在判决确定的期限内履行还款义务,若不偿还债务法院要对其进行强制执行的后果其本人是明知的。在该种情形下,其仍旧将其银行账户內的钱款转移给他人,造成其无偿还能力的后果;而其在诉讼阶段转移银行存款至他人的行为导致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后,法院的生效判决确实无法执行;同时,其在诉讼阶段故意未到庭、不如实向法院提供其真实住所及执行阶段法院无法联系上其本人的事实亦证明其在上诉期间已经存在规避执行的主观故意。


第二,张某规避执行行为造成的其无财产可供执行的后果一直持续存在。张某在上诉期间已认可其需要承担还款责任的情况下,仍转移其财产至他人,造成其名下无财产的后果;至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后,其名下仍无财产可供执行,且其也未主动向其在上诉后转移财产的案外人主张过权利从而主动向王某履行其还款义务,因此其转移财产至他人造成其名下无财产可供执行的后果一直持续存在,且导致了法院判决无法得到执行的的后果。


第三,现有的法律规定并未明确规定拒执行为的时间节点为判决、裁定生效后。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拒执罪为“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的”的情形,该条文主要是强调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并未明确构成拒执罪的时间起算点为判决、裁定生效后。而本案中,张某若在上诉后对其财产的处理持谨慎态度,且未向周某转移其银行存款,或向周某转移银行存款后在执行阶段主动向王某履行还款义务,则其完全可以部分履行该案生效判决,但其并没有主动履行,且拒不向法院申报财产,造成该执行案件无财产可供执行,导致法院判决无法得到执行。


第四,张某的行为符合拒执罪的情形。本案中,张某将其账户内资金转到周某账户期间,双方并没有相关的其他民事经济往来,仅有张某单方的转款行为;且张某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张某和周某之间有其他的纠纷;故上述张某的行为符合2002年8月29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九次会议通过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的解释》第(一)项中关于转移财产致使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情形。


第五,有利于震慑故意规避执行的行为,引导被告或被执行人的行为。实践中,部分被执行人在明知自己在欠他人钱款的情况下,不是积极的筹钱归还债权人,而是千方百计将其财产进行隐藏、转移或在其财物上设定权利负担等造成其无财产的假象,最终导致在执行阶段出现无财产可供执行的后果;对被执行人先前在诉讼阶段故意规避执行行为的情况,实践中一般比照《合同法》第七十四条的规定进行处理,即对若因被执行人放弃其到期债权或者无偿转让财产或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进行了规定,也就是通过撤销之诉解决。但隐藏、转移财产一般较为隐蔽,需要深入调查,因此难以被发现;且被发现后还需通过撤销之诉方式,这种方式耗时长,不仅徒增了申请执行人的时间、金钱和精力,而且增加了司法成本;在这种情况下,被执行人却不用承担任何责任明显不合理。因此,笔者认为将上诉后故意规避执行行为明确纳入拒执罪行为范围内,可以解决实践中大量的通过利用时间节点故意转移财产行为,堵住被执行人利用时间节点的漏洞,亦可以打击社会上大量存在的“潇洒老赖”,达到较好的社会效果。


当然,对于上诉后故意规避执行行为纳入拒执罪行为范畴应当有严格的限定条件。一方面是要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双方当事人对债权债务没有争议的前提下;另一方面是被执行人故意规避执行的行为应当仅限于部分民事行为,并且出现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后被执行人仍拒不履行甚至逃避执行并导致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后果。


综上,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 

 

 
责任编辑:任梦
投稿信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本站首页  网站导航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