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时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要闻
抚州一对祖孙隔代接力传承 共圆人民法官梦想
作者:新法制报记者徐明  发布时间:2019-10-09 10:28:38 打印 字号: | |

                                                     老人展示成为法院审判员的任命书


2005年,江聪越大学毕业后通过了江西省公务员考试,考取抚州市临川区人民法院,成为一名光荣的法官。从法院离休的爷爷江全樑非常高兴地对孙女说:我后继有人了,预祝你成为一名人民的好法官!

    生于1930年的江全樑已是近鲐背之年的离休老法官。他是新中国抚州第一批法官,数十年来,手持天平,肩挑正义。数十年过去,孙女接过他的法槌,成为他的继承人,成为他最自豪的事。

    近日,江全樑、江聪越祖孙接受记者的采访,讲述他们家的法治传承故事。

 江全樑 新中国抚州第一批法官

    19495月,正在南昌高等师范学校读书的江全樑,得知抚州解放的消息,十分振奋,立即回到抚州报名参加新中国建设。同年91日,经过抚州地区干部学校第二期学习的江全樑,被派到南城县人民法院工作。

    “南城法院当时和县政府合署办公,后来是搬到一个祠堂里办公……”已近鲐背之年的江全樑精神矍铄,思路清晰,回忆当年的工作如数家珍。他说,新中国刚刚成立,百废待兴,但是大家都是国家的主人,干劲很足,克服困难全心全意工作。

    在采访中,江全樑向记者展示了1953122日,江西省人民政府抚州区专员公署任命他为南城人民法院秘书的任命书。他说,当时的南城县人民法院院长由县长兼任,秘书的职责就类似今天的助理法官。院长开会,秘书要记录,开完会,要写总结;院长开庭,秘书要记录,开完庭还要制作判决文书。此外,还要帮院长写材料,做总结报告等等。

    “有一个案子,由于比较复杂,整个案卷好几万字,全是我一个人一笔一划写出来,写了几天几夜,写到最后连筷子都握不住。江全樑回忆说,以前没信息化设备,掉了漆的办公桌上摆满了纸笔,少到几千字,多到几万字的卷宗内容都是一笔一划写出来的。做庭审记录就是一沓纸一支笔一瓶墨,一份材料往往写错一个字就要从头再来,所以有时一天要写上万字。

    当时,办案条件差,连自行车都没有,法官下乡办案、送达文书都靠双腿。记者在南丰法院翻阅江全樑所办案件发现,上世纪80年代末,他办的一个案子:一个村的几名农民因为自留山林的界限问题,数次引起群体冲突。多名农民联名起诉邻近乡镇的农民,都说对方毁了界石,想独占山林,要求法庭划分自留山的界限。

    为了实现案结事了,调解一案教育一方的目的,法庭决定到山林中现场开庭。经过调查,掌握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后,江全樑当着双方的面重新划分新界,双方心服口服,握手言和。

    1953年底,江全樑调到抚州中院。19564月,江西省人民委员会任命江全樑为江西省抚州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员。任命书是时任省长邵式平签发的。江全樑向记者展示了他珍藏多年的任命书。

    在几十年的办案生涯中,江全樑以公平公正的原则,化解了许多矛盾纠纷,得到当事人的广泛认可,直到1987年离休。

    江聪越 隔代相传的法官传承人

    “几个儿女没有继承我的事业,没在法院工作是我最大的遗憾。江全樑无不感慨地说。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因为情况特殊都没有学习法律,没在法院工作,让他总觉得有些遗憾。所幸,孙女江聪越大学选择了法学专业,最后考上抚州临川区人民法院,做了法官。聪聪算是圆了我的梦想。江全樑说起孙女充满自豪。

    爷爷对江聪越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江聪越说,她从小就在爷爷工作的法院玩耍,听得最多的就是法院那些故事。耳濡目染,让她对法律、法院产生深厚的兴趣。考大学时,她问爷爷选什么专业。爷爷坚定地让她选择法学,她也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法学专业。

    2005年,江聪越大学毕业,通过了江西省公务员考试考取了抚州市临川区人民法院,成为一名光荣的法官。江全樑得知孙女考取了法院高兴地说:我后继有人了,预祝你成为一名人民的好法官!

    江聪越没有辜负爷爷的期望,10多年来,江聪越从书记员做起,目前是抚州市临川区人民法院调研室副主任、审判员、院团委书记。

    江聪越在一篇刊登在中国法院网的文章《我为自己是一名法官而自豪》中写道:作为一名法官,工作是艰辛的。一边送达开庭写判决,一边调研宣传搞总结。被当事人堵过门,为结案熬过夜。曾经在很疲惫濒临崩溃的时候问自己:如果这是为我个人我会这么拼命吗?肯定不会,不就是借给邻居几千块钱吗,不就是…… 可,这是当事人的案件,不是我自己私事。无论标的大小,都要细致认真调解到心,判决到位。我坚持,坚持,再坚持!努力为定分止争、和谐社会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最近几年,江聪越主要是做法院的信息调研工作,并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荣获最高院2018年全国两会舆论引导工作先进个人荣誉称号。一篇网评文章《长歌当哭 缅怀遇害法官》获评中央网信办、最高院《关于2017年全国法院网络宣传优秀成果》优秀网评文章。 荣获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年度全省法院司法宣传工作中做出突出成绩的个人荣誉称号。此外,还荣获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新闻宣传与舆论引导工作先进个人;2016年度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新闻宣传与舆论引导工作先进个人;抚州法院系统宣传工作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

    初心不改 法治精神历久弥新

    时代更迭,人民法院司法为民的初心不改,维稳定促公正的使命历久弥新。

    江全樑不仅影响了自己的孙女,也影响了南丰法院的一批人,让法治精神在更多人中传承。

    “我进法院时,江老已离休。单位将他返聘回来,在退休法官服务中心,做诉前调解工作。江老每天准时到法院,说话轻言细语,让人如沐春风,诉前调解的案子没有当事人反悔的。南丰法院审委会专委赵霞回忆说,后来,南丰法院编院志,又是请江老来做。老人家任劳任怨,把事情做得很好。

    南丰法院原审监庭庭长张南山对江全樑的印象更为深刻。张南山说,1988年考上法院,政审时,江老和一位副院长一起来乡下政审他。当时江老刚离休一年,南丰法院借用他,对录取人员进行政审。当年南丰法院招两个人,他考试成绩是第二,第三名是某领导的儿子,最终张南丰得以录取,进入法院工作。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没有当初的公正,就没有我以法官为职业的一生。后来我参加工作后,发现江老在办案、接待当事人、乃至综合工作等各方面都细致认真。张南山无不感慨地说。

    “江全樑做事认真,办案客观公正,很多案件都可以称作范例。南丰法院一位负责人说。1986124日,江全樑担任审判长判决了一个离婚案,即便拿到现在来看,仍很有指导意义。

    胡某以与丈夫肖某缺乏爱情基础,丈夫性情暴躁,多次将其打伤为由,向法院起诉,要求离婚。法院调查后,进行了调解,认为原被告均同意离婚,应予照准。对小孩抚养问题,鉴于原告抛下亲生儿子不管,为有利小孩的身心健康成长,应由被告抚养为宜。家庭财产分割,依照婚姻法的有关规定,原被告的婚前财产应归各自所有,婚前债务各自偿还,婚后财产属共同财产,理应分理分割。逻辑清晰,说理清楚,运用法律正确,可以说标准判例。这位负责人说。

    时光流转,接过爷爷法槌的江聪越吐露自己的心声:除了艰辛,工作中更多的是欢欣。我喜欢看当事人领走调解书握手言和。我喜欢当事人细细看完详实的判决,对我说一声谢谢。我喜欢给诉讼服务中心做讲解员。我喜欢送法进校园、送法进社区。我喜欢在微博微信QQ上给大家做法律宣传、免费法律咨询。我喜欢查询到文章上稿那一刻的欢欣。江聪越说:作为一名人民法官,我自豪,我快乐。遵从自己的内心,坚守自己的信仰,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来源:10月9日新法制报
责任编辑:胡佳佳
投稿信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本站首页  网站导航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