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时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要闻
余干法院深化诉源治理 把矛盾化解在法院“门口”
作者:占飞鹏 张巍 新法制报记者徐明  发布时间:2019-08-07 09:11:30 打印 字号: | |

“余干县法院的结案率为80.13%,全市第一。”2019年7月10日,江西省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全市法院2019年1~6月审判执行质效情况通报》,余干县人民法院各项指标均取得不错的成绩。

   “能够取得这个阶段性好成绩,主要得益于法院主动对接辖区各社会综合治理力量和基层矛盾纠纷调解组织,深化诉源治理,大力推进多元解纷机制建设,切实将矛盾纠纷解决在基层和诉前。”余干县人民法院院长曾建如是说。

    联合多方力量 让家事不再是“难事”

   “余干县是农业大县、人口大县,同时是国家级贫困县,商业经济不发达,矛盾纠纷主要集中在乡村基层,集中在婚姻家庭领域。所以,我们参与诉源治理主要把乡村基层群众的矛盾和婚姻家族的矛盾解决好。”余干县人民法院副院长高艳燕介绍,近三年来,余干县法院受理的婚姻家庭纠纷案件呈逐年增长趋势,年均超过1200件,占该院受理的民商事案件二分之一以上。解决家事纠纷成为该院的重要工作之一。

    2017年5月,余干县法院被省高院确定为全省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法院后,及时转变家事审判工作理念,积极争取余干县委、县政府支持,将家事审判置于全县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工作之中,建立在余干县委政法委领导下,由法院主导,县司法局、县妇联、第三方调解志愿者协会等参与的家事纠纷多方联合化解机制,有效促进了家事纠纷的妥善化解,让家事不再是“难事”。自2018年以来,余干县法院共审结家事纠纷案件1600件,其中调解705件、撤诉579件,案件调撤率为80.25%,同比上升7.54个百分点,案件平均审理时间为34天,同比缩短18天,案件服判息诉率为98.74%,同比增长6.2个百分点。

   家事审判与基层社会治理“无缝对接”

   余干县家事审判团队负责人刘志颖介绍,余干县法院在实施家事审判方式改革工作中,积极引入多方社会力量,着力构筑“1+N”(一支专业化家事审判队伍,N个社会组织机构)的家事纠纷多元化解网络,推动家事审判与基层社会治理“无缝对接”。

   该院设立了家事审判中心,成立了由2名员额法官、1名法官助理、1名书记员组成的家事审判改革合议庭,专门审理县城区域婚姻家庭纠纷案件,并负责指导全院7个人民法庭开展家事审判工作,组建了“1+7”模式专业化家事审判队伍。同时,建立了三支家事审判辅助队伍。从余干县第三方调解志愿者协会及有关部门、各乡镇矛调中心聘任170名家事调解员,建立了家事调解员队伍,从事家事纠纷诉前委派调解和诉中委托调解工作。邀请余干县第三方调解志愿者协会入驻家事审判中心,每日派遣2名志愿者值班驻守。从全县各社区、居委会、村委会等基层组织聘任416名家事调查员,建立了家事调查员队伍,接受法院委托对当事人进行家事调查,并且形成书面报告,供法院裁判时参考。聘任了13名心理、婚姻咨询师,建立了家事心理辅导员队伍,为情绪激动的当事人提供心理评估、疏导、诉后跟踪回访服务。

    此外,该院还与相关部门建立联动机制,共同化解家事纠纷;与公安局建立人身安全保护令协助执行机制,与检察院、妇联、团委等单位合作开展妇女儿童维权普法教育,共同防治家庭暴力;与司法局合作,在家事审判中心设立律师援助岗,为当事人提供法律咨询、调解服务,促进纠纷化解;与民政局建立救助机制,利用救助站为遭受家庭暴力的受害人提供应急庇护,对生活确有困难的当事人提供必要的生活救助,促进家庭关系和谐稳定。

    逐级分流案件有效减少诉讼增量

   “我要打官司,起诉欠钱不还的人。”今年4月中旬,余干某放贷公司老板吴先生带着一大堆材料到该院,称要起诉欠钱不还的人。

    该院立案庭副庭长江晓春了解得知,吴先生手里共有500多份“借条”,而且都是不同的借款人。“如果这些案子都起诉到法院的话,法院一下子就多了500多个案件。更棘手的是,欠钱的人多数是无法找到的。即便吴先生赢了官司,要回钱的可能性也比较小。”江晓春说。为了减轻当事人起诉之累,同时尽可能帮助原告拿到欠款,江晓春向领导进行了报告,决定启动法院与公安联动机制。经过法院和公安机关一个月的追查,吴先生追回了大部分欠款。

   “对于一些案子来说,打官司并非最好的解决办法。与相关部门建立协调机制,通过分流方式往往能取得更好的效果。”江晓春说。余干县法院畅通纠纷化解渠道,建立逐级分流妥善处置案件机制。该院在院机关诉讼服务大厅和各法庭立案窗口加强诉前调解宣传引导,通过主动询问介绍、发放宣传图册等方式向来院群众介绍诉前调解的功能优势;对诉至法院的矛盾纠纷登记分类,严格按程序对各类案件进行诉与非诉分流,对适宜通过非诉方式解决的案件、集团性案件、群体性矛盾等,征得当事人同意后,委派第三方调解志愿者协会或各乡镇矛调中心、民间调解组织进行调解;推进“调解程序前置化”,对当事人同意先行调解的民商事纠纷,当日委派到相关诉前调解组织,并建立台账制度,由相应的业务部门跟踪管理和监督,当事人不同意诉前调解或诉前调解不成功的,按照繁简分流原则,实行随机分案。

    据介绍,2018年下半年以来,余干县民间借贷案数量呈井喷式增长态势,针对该类案件送达难度大且可能存在涉套路贷、虚假诉讼的实际情况,余干县法院采取相应措施,由民一庭及各法庭庭长在立案前对该类案件先行进行审查和辨别,此举有效防止了该类案件随意进入诉讼程序。该院通过诉前审查、辨别,阻止了近200余起该类案件进入诉讼程序,从源头上减少了诉讼增量,诉源治理成效显现。

    从服务大局出发 助推诉讼源头治理

    余干县法院畅通纠纷化解渠道,努力把矛盾化解在法院“门口”的同时,也注重深化审判方式改革,提升案件审判质效。该院在完善分流机制和调解机制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大案件速裁适用范围,将事实清楚、当事人争议不大的速裁民商事案件标的最高限额由3万元提升到10万元,试行将犯危险驾驶罪刑事案纳入速裁范围。

   “中国农业银行诉被告人舒某信用卡纠纷案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余干县法院审管办主任余晓红说,2019年年初,因被告人舒某多年没有归还中国农业银行的信用卡消费款,中国农业银行余干支行将其告上法庭。立案后,该院立案庭副庭长江晓春与舒某取得联系后,得知被告人正好在家里,并有调解的意愿。江晓春于是立即与原告联系,并约好当事人进行调解。当天,经过调解,被告人同意于2019年3月8日前一次性还清本金加利息共计5914.66元,同时被告人承担案件受理费50元。至此,一起信用卡纠纷案成功调解。

    近年来,余干县法院加大专业化审判力度,将涉金融机构案件专业归口民一合议庭。通过外出到先进法院实地学习考察,结合本院实际,以提升民事审判核心竞争力为抓手,通过对严重影响审判质效的公告、鉴定等事项实施严格管控、规范审查和尝试程序前置等举措,多管齐下、多措并举,努力提升质效。

曾建说,法院参与社会治理,助推诉讼源头治理,关键是要从服务大局出发,建立司法对接机制,将执法办案与经济发展、基层治理、乡村振兴、脱贫攻坚等重点工作深度融合,一是主动参与全县重点项目建设重大群体信访事项矛盾纠纷化解,将相关责任分解到责任领导和责任人,派出业务素质好、调解能力强的员额法官直接加入到县群体信访矛盾化解小组,从源头开始提供有力的司法保障;二是围绕乡村振兴,加强各人民法庭与派出所、司法所、乡镇矛调中心的协同配合,深入乡村、社区进行矛盾纠纷摸排化解,把大多数日常型矛盾纠纷妥善化解在诉讼之外;三是加强对人民调解工作指导,由法庭对辖区内乡镇矛调中心及其他民间调解组织进行业务指导,对人民调解员进行业务培训及个案指导,增强人民调解组织化解民间纠纷业务能力;四是积极争取县委、县委政法委支持,将家事纠纷协调联动化解、协助法院执行等工作纳入全县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考核内容,为法院多元解纷机制建设提供有效制度保障。

 

 

 

 
来源:新法制报
责任编辑:徐政武
投稿信箱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本站首页  网站导航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